Judy

【白魏】天使之吻(中)

鱼尾葵。:

*私设,勿上升真人
*bug依然很多
*感谢上一篇的热度和评论!猜猜你们猜的对不对呢?嘻嘻
*求评✪ω✪


————————————————————————


“Daivd,我当然知道。”魏大勋挖了一勺冰淇淋,塞到嘴里。对于人格分裂症这件被埋得很深的秘密这么快就暴露这件事,他也不甚稀奇。对方可是警察,能有什么秘密查不出来。他又挖了一勺,停在半空,“不过,我很讨厌他。”


“为什么?”白敬亭继续不露声色地套话。


“因为他真的很令人讨厌。”


“比如?”


“比如他为什么又穿那件铆钉皮衣出去!我好讨厌铆钉啊啊啊啊啊啊啊!!!”


“……”


“画眼影还不卸妆!害的我第二天早上以为自己被人打了!!”


“……”


“你不讨厌他吗?白警官,他昨晚有没有勾引你?”


白敬亭正小口啜着一杯果汁,闻言被呛了个半死,“那倒——咳,那倒没有。”说完又想起来Daivd按在他泪痣上的手,和贴近他耳畔说的那句话,随即垂下了眼睛。


“唉?没有吗?白白你这么好看,怎么会被放过……”


“你说什么?”


“就是,你懂吗,”模特放下手中的冰淇淋,胡乱比划着,“我经常会收到邀约的短信,说什么约好了看电影啊去哪儿玩啊什么的,事实上我都不认识他们,都是他看谁顺眼就撩,撩完就把烂摊子交给我。”


“那你怎么解决的?”


“跑。”模特无辜地眨眨眼,又去祸害另一杯冰淇淋。


“……”


白敬亭有点头痛,他很想把话题引到正轨上,然而模特似乎是被勾起了许多令人气愤的回忆,又因为平时没有什么人供他倾诉,于是情绪激昂地拉着白敬亭说个不停。


“最让人生气的是!你知道他花钱多大方吗?看上什么东西说买就买!跟别人一起吃饭不管多少人都是他请客!家里有什么东西稍微有点旧了就去换新的!关键还老买那些死贵死贵的带铆钉的衣服!我的钱!!!!你知道每天看着自己卡上的余额特效一样变少是什么感觉吗?!我的心好痛,我的心在滴血!”魏大勋捧住自己的小心口,又泄愤一样塞了一口冰淇淋,“对了白警官,这顿是你请吧?”


“……我请,”白敬亭看着迅速呼了一口气的人,“你这么吃没问题吗?你不是模特吗?”


“没事儿,反正他负责保持体重。这是他唯二让我感觉到有用的地方。”


“另一个是?”


“他英语比我好,嘻嘻。”模特心满意足地吃完最后一口冰淇淋,舔了舔唇边的奶渍。


白敬亭最后一次试图扭转话题:“……他的性格呢?”


“性格不可爱,没有我十分之一可爱。白警官,他真的没勾引你吗?”


……算了。白敬亭结了帐,拽着对这一问题格外执着的模特往外走。脑壳子疼。


“小白!”魏大勋吃得尽兴,又无法无天起来,“哥哥送你回去吧?你看你这都送了我两次,怪不好意思的。”


“不用了,我家就住那儿。”白敬亭指了指甜品店对面的小区。


“唉?”魏大勋伸出手指模拟着比了比,“你家离我家还蛮近的哎。”


那当然了,不是为了监视你专门租的吗。白敬亭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


Daivd又把几件贵的要死的铆钉皮衣加到了购物车里,白敬亭瞟了一眼价格,有点替魏大勋肉疼。


苍了天了,比他的限量版球鞋还贵。


“怎么了?心疼你的小天使?”Daivd把手机收起来,冲他挑眉,“要吃什么吗?随便点吧,我请。”


白敬亭看着他隐藏在黯淡灯光下的那一半脸,突然笑出了声,“你跟他真的还挺不一样的。”


“天使和魔鬼?很久以前我一个很好的朋友这么说过。”Daivd抿了一口手里的烈酒,“那么,白警官,你愿意赏脸和魔鬼共进晚餐吗?”


其实白并没有发现模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管是魏大勋还是Daivd。持续一个月的监视看起来毫无收获,如果硬要说点什么成果的话,大概就是两人,三人?迅速熟稔起来的关系吧。除了魏大勋每次碰到他都像一只热情过头的大金毛挂在他身上不下来之外,Daivd也喜欢时常过来找他。当然,后者比起前者要难缠得多,这不,今天在酒吧里因为什么事跟人打了一架,招来警察后又物尽其用地哄白敬亭来给他解围,总归比另一个傻乎乎的模特要聪明多了。


Daivd打量着对面年轻的警官。他看起来若有所思,皱着眉头,把明明还算柔和的眉眼打磨得锋利无比。Daivd伸出手,用力抚平他的眉头。


“警官,皱眉有损你的帅气。”


白敬亭没有接他的话,而是继续问着相关的问题,“Daivd,你们两个这么不一样,不会被别人发现吗?”


“我们平时会注意这些的,但不是在你面前。”Daivd笑了,“白警官,在你面前我并不想伪装。”


他把身子往前倾斜,目光炙热。白敬亭愣了一下,还是扭头避开了。


“魏大勋也是一样,在别人面前,他可没有那么蠢。”Daivd似乎很不想提起他的样子,抬手抚了抚那颗银色的耳钉,又把服务员叫过来,自顾自点餐去了。


……


夜色正浓,两个人并肩走在安静的街道上,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有些诡异。


Daivd率先停下来。


“白警官,你真是个绅士,每次都要送我回家。”


白敬亭不置可否,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只流浪猫猛地窜出来,扒住Daivd的裤脚,冲着他“喵喵”叫得欢实。


Daivd盯了它两秒,突然飞出一脚把那只猫踢到了几米远的地方,小猫哀哀叫了两声,看来是伤得重了,一时连爬都爬不起来。


白敬亭没有动,他想起魏大勋碰到流浪猫吓得大喊大叫躲到他身后,又忍不住把食物拿出来催他去喂猫的样子,眸光闪了闪。


Daivd突然笑了,“白警官,我可不是你的小天使。我希望你,还有它,”他指了指那只流浪猫,“都分得清楚一点。”


晚风吹起模特的刘海,露出那双犀利的眼睛,他深深地看着白敬亭,良久,转身往家走去。


白敬亭注意到他的血顺着裤管流下来,浸湿了那根脚绳。也许是刚在酒吧打架的时候伤到了腿,白敬亭叫住他,“等等。”


“警官?”


“你的腿。”


Daivd又走到他的面前,“白警官,你是在关心我吗?”


“嗯。”


“居然没有否认?”模特似乎很是开心地笑起来,“这点伤没什么的。”


“还是处理一下吧。”白敬亭微微皱了皱眉。


“还是说,你担心我不处理的话,明天你的小天使会疼?”Daivd还在笑着,眼神却慢慢冷下来。


“我没有想那么多。”


“Okay,Okay,我不该这么想你,警官。”Daivd俯身摸了摸伤口,用带着鲜血的手指在锁骨上抹了一把,轻轻地问他:“上去吗?”


白敬亭读懂了他目光里暗示的东西,勾了勾嘴角,“Daivd,你对谁都是这样吗?”


“一定是你的小天使告的状吧,他一向对我诸多不满意。”Daivd耸了耸肩,“随你信不信,我最多约他们看看电影。”他慢慢把领口掩上,“那好吧,白警官,我后天有个拍摄,你要去看吗?”


Daivd的拍摄,白敬亭不是没看过。他还记得那次是一个猎豹主题的拍摄,摄影师要求模特表现出一种具有侵略性的眼神。Daivd赤着上身,俯趴在草地上,漂亮的腰线从豹纹裙裤里露出来,泛着微汗,模特抬起眼睛直逼镜头,勾起一边的嘴角,白敬亭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被一头高贵又美丽的危险动物死死盯上,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撕扯分食,他遍体生寒地站在原地,血液却沸腾起来。


好容易摆脱这种感觉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已经有几个女性工作人员在拼命捂着鼻子阻止鼻血流出了。摄影师不停地大喊:“WOW!!!!!!GOOD!!!!!!!Daivd,look here!!”


不同于魏大勋,Daivd的表现力总是赤裸而露骨,逼得人步步后退,退无可退。


白敬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去了,那天局里刚好有事。”他这么说是有原因的,由于这边毫无进展,而别的地方各种各样的新线索还在出现,局里下达的指令是暂时放松这边的监视,偶尔回去组里分担分担工作压力。尽管凶手已经一个月没动静了,重案组的警察们还是越来越精神紧绷。


“是吗,那真可惜。”Daivd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上楼了。白敬亭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的阴影里,慢慢走过去把还在呜咽不止的流浪猫抱了起来,向宠物诊所走去。


……


果不其然第二天魏大勋就跟他打电话来抱怨,一边哭唧唧地说自己腿痛,一边360度无死角把Daivd骂了一遍,白敬亭早就料到这种情况,拿上昨晚买好的药去找委屈地巴巴说个不停的模特。


撸起魏大勋的裤管给他小心翼翼上药时,白敬亭只觉得自己这个警察当的是越来越没有尊严。然而——


魏大勋突然扑上来,抱住他的脖子,用乱成鸡窝的头发蹭着他的颈窝,软软地撒着娇,“白白,你真好~~”


“别闹,药还没上好呢。”白敬亭把他扯下来,不自觉带了一点笑意。算了,人民警察,为人民服务,哪能叫没尊严呢。


……


接到报案电话的时候白敬亭有一瞬间的懵,他反应了一会儿才和大家一起出警去现场查看。


死者还是个年轻女孩子,时间地点手法都跟前几次一模一样,胸口上静静绽放的百合花鲜艳如初。白敬亭查看着现场,控制不住地有点心不在焉。


太巧了。


这一个月以来他只有昨天没有监视模特,而是在局里加班到深夜。Daivd临走时说这次拍摄时间有点长,可能要第二天下午才能回来。


组长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白敬亭知道他的意思,驱车去了模特家。


“Hi,白警官。”Daivd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我才刚到家不久。你点也掐得太准了。进来坐?”


白敬亭进门后也不坐,就站在客厅盯着他。Daivd很快注意到他的反常,“怎么了?”


“连环杀人案又发生了。”


“什么?”


“你昨晚在哪儿?”


“哦,哦,”Daivd愣了两秒,笑了出来,“看来我亲爱的白警官是在怀疑我了。你认为是我杀的?”


“我只是合理的怀疑。”


“Okay,I know.”David走近白敬亭,轻轻开口,“我十分理解。但是来自白警官的怀疑,还是让我非常伤心。”他伸出手,环住白敬亭的脖子,“我以为,以你对我的喜欢,不至于这么无情呢。”


“喜欢?”


“你不喜欢我吗?”


“我们只是……”


“朋友?”Daivd凑近他的耳垂,“白,你心里或许不那么以为。”他低下头,叼住白敬亭衬衫的第一颗扣子,用牙齿把它往扣缝外面顶。


白敬亭没有推开他,也没有任何大的动作,只是攥紧了垂在两侧的双手。他的脖颈和耳垂泛起大片的红,脸上却依然是清冷的神色。


Daivd用牙齿一颗一颗地解着他的扣子,在上面留下濡湿的痕迹,一直解到胸口,却没有了动作。


他抬起头,盯着白敬亭的眼睛,缓慢在他的胸口烙下一吻。


“白,我知道比起魔鬼人们更喜欢也更相信天使,”Daivd放开他,后退了一步,“但是你真的从未怀疑过你的小天使吗?”


“什么?”白敬亭的呼吸还处在微微急促的阶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追问,“你说什么?”


Daivd却不回答他了,他轻笑了一声,露出一边的梨涡,“警车在外面吗?我自己上去。”


白敬亭还站在原地。


Daivd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冲他轻声吐出了一个单词,随后吹着哨子走了出去。


白敬亭愣了两秒钟,突然遍体生寒。


Gabriel,他说的是Gabriel.


Gabriel,天使加百列。


其象征花种是,百合花。










—TBC—

评论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