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

【山花/魏白】落魄神仙 (第三章)

凌零_sherry:

小神仙要顺应时代潮流……


(昨晚大勋花的FCJJL我还没看……)


第三章


 


车子下了高速,大巴先把魏大勋送回了住所,临下车时,助理还不忘叮嘱他:“你早点睡,别熬夜打游戏了,明天下午那个采访在西单,我到一点来接你。”


“知道了知道了。”魏大勋拎着包头也不回地走进大楼。


 


在门口看着大巴车开走,魏大勋才松开拉着白敬亭的手:“他们真的一点都看不见你?”


白敬亭正在好奇地东张西望,听见这话,投过去一个不屑的眼神:“我想让谁看见谁才能看见。”


魏大勋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了知道了,怎么这么能嘚瑟呢?”


 


魏大勋的家在21楼,拉着看着电梯发呆的白敬亭进了屋,魏大勋把行李扔在门口玄关处准备明天再收拾,一回头看见白敬亭已经坐上了他的真皮沙发。


“你这身衣服……”魏大勋打量着白敬亭那身青衫,和扎在脑后的马尾,“怎么睡觉啊?要不你凑合穿我的衣服?”


白敬亭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魏大勋一身休闲的打扮,一歪头:“那我得看看你的衣服好不好看。”


魏大勋又好气又好笑,敢情自己这是迎了一个祖宗进门啊。


“行,那您在这儿先休息一会儿,我给您挑几件好的出来。”魏大勋从衣柜里挑出几件赞助商送的他从未穿过的睡衣出来,递到土地爷爷面前。


白敬亭看着似乎不是很满意,但也没再挑剔,就被魏大勋送进了浴室,一边教一边为他调好了淋浴器的水温。


“这多简单啊!”白敬亭学得极快,不耐烦地把魏大勋退出了浴室,“搞得多复杂似的。”


“你……”魏大勋话还没说完就被当着面狠狠甩上了门,只得摸了摸鼻子,“得,我也先去洗洗吧。”


 


待魏大勋从另一间浴室出来时,白敬亭已经洗漱完毕穿上了魏大勋的睡衣披着齐腰的长发在客厅里看电视。


魏大勋愣愣看着他,潮湿的黑发就这么披散在肩头,几缕碎刘海遮住了一点他下垂的眼角,以及眼角下那颗引人注目的泪痣,乖巧得像一个高中生。


“你头发没干。”魏大勋走过去,伸手想摸他的湿发又缩了回去,转身去浴室拿了块干毛巾,坐到白敬亭的身边。


“侧一下。”魏大勋推了推白敬亭的手肘。


白敬亭顺从地侧了些身子,由得魏大勋用毛巾包住自己的湿发,温柔地擦拭。


“魏大勋……”


魏大勋应了一声:“咋了?”


白敬亭的声音有点低,透着一丝疲惫:“我刚离开自己的乡域,法力又不够,就……有点困……”


魏大勋一愣:“啊?”


下一秒,本来好好坐着的白敬亭突然身子一软,向后倒了下去。


魏大勋下意识伸手接住,低头一看白敬亭已经睡了过去,小脸透着被热气熏出的粉色,老老实实窝在自己的怀里,睡得香甜。


“这……”


魏大勋不敢动弹,僵硬得搂着白敬亭的窄肩,过了好一会儿才壮起胆子把他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姿势继续抱着。


还完全是个孩子的模样啊……


魏大勋低头看着怀中的白敬亭,个子跟自己差不多高,却骨骼纤细,脸上透着一股不谙世事的透明气质,虽然看着相貌清冷,但骨子却还是稚气的少年。


魏大勋喃喃说了一句:“什么土地爷爷,分明是个小祖宗。”


 


 


 


魏大勋是个不怎么红的三线小明星,说好听点是演戏歌手综艺主持全部发展,其实不过是用各种方式方法提高自己的曝光率来支撑自己的演员梦。


累。


但是别无他法。


靠着他逢人三分笑的老好人性格,倒也是获得了不少朋友和机会,但同时也必须忍受别人因为他的好脾气而对他不自觉地怠慢。


魏大勋一边化着妆一边听助理抱怨采访场地环境不好还没有暖气,今天广告商提供的衣服是单薄的衬衫,北京的深秋极冷,他怕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下来魏大勋会被冻出病来。


魏大勋笑了笑:“我天天在健身房跑八公里,没那么娇弱。”


助理还想说什么,却被魏大勋打发去买热咖啡。


 


魏大勋看了一眼窗外来来去去的人都已经穿上了厚大衣,心中一动,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家里的电话。


原不打算真的会有人接,却没想到才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


“喂,魏大勋不在,我是他土地爷爷。”


魏大勋又好气又好笑:“挺能耐啊,学会接电话了?”


白敬亭一听是魏大勋的声音也挺开心,得意洋洋地炫耀:“这算什么,电视上都这么演,一看就会了。”


魏大勋低头玩着衬衫的金属扣子,唇边含着温柔的笑意:“家里冰箱里有东西,厨房里也有一些零食,你饿了尽管吃,床头柜我给你留了些现金,你拿着,万一有事……”


“你好啰嗦呀!”白敬亭不知道在干嘛,发出一些奇怪的声响,“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要忙!”


魏大勋目瞪口呆看着被挂断的电话。


“这死小孩,瞎忙什么?”


化妆师拿来了热好的卷发棒,看见魏大勋的样子,不由好奇:“有女朋友了?”


魏大勋赶紧摇头:“家里来了一个小朋友,第一次来北京,怕他不习惯。”


“小朋友啊……”化妆师似乎是误会了,一边给魏大勋做造型,一边念叨,“让小朋友一个人待在家里也不安全,像这种活动你就带他一起出来好了,现场也有工作人员照顾一下。”


魏大勋只笑笑没说话,这小祖宗要是带来了现场还不知道搞出什么幺蛾子呢。


 


采访进行得并不顺利,原本准备的场地因为预约时间原因在还没搭建好场景时就被取消了使用权,魏大勋在化妆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协调好,等到工作人员来找他道歉时,已经快六点了。


魏大勋压着性子与工作人员商量是不是要去新的场地继续采访,突然听见助理在门口喊他:“大勋大勋,有人找你。”


魏大勋示意他等一下,还想回头跟工作人员协商,却听见那人趁魏大勋不注意嘟囔了一句:“随便找个地方拍一下得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一线大明星啊……”


魏大勋愣了一下,却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我不是什么一线艺人,但是采访地点不讲究拍出来也丢你们网站的面儿啊。”


工作人员顿时慌了,面红耳赤地连连道歉,倒也不敢再说什么,转身去协调新的采访地点了。


魏大勋见工作人员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他不是不觉得委屈,只是习惯了应对这种局面,深知这种情况闹掰了在谁的面上都不好看,不如自己退一步。


反正,打小奶奶就这么告诉他来着。


吃亏是福。


 


助理见魏大勋情绪不佳,也不敢说话,侧了一下身子让身后的人进门。


魏大勋正坐在椅子上,无意识地啃着自己的指甲,这是他缓解情绪的一个小习惯,被助理和化妆师说过很多次,但是就是改不了。


“魏大勋。”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想起,在寂静的化妆室里听起来像山涧里流动的溪水。


魏大勋愕然抬头,见门口站着一个人,白色毛衣淡蓝色牛仔裤,头发染成好看的栗色,卷曲又蓬松地叠出好看的线条,微微下垂的眼角带着一丝笑意,映着眼角下那一颗漂亮的泪痣,好看得像是刚从杂志里走出来的人儿。


“白敬亭?”


魏大勋目瞪口呆。


不过是一个白天没见,怎么一个刚下凡游历的神仙就变成了帅气的小鲜肉?


 


“白敬亭你……”


魏大勋上下打量着一身名牌悉心做过造型的土地爷爷,愣了半晌才冒出一句。


“你花了我多少钱?”



评论

热度(525)